美女买鱼不

一条咸鱼,爱好甜食。

老张生日季嘿嘿_(:ᗤ」ㄥ)_




抓到一只老吴啦!

雨村养老瓶邪的重阳节采访贺礼!!!!!赶上了重阳节末班车()谢谢太太 @博衍单身一辈子 陪我肝爆




都8102年了,瓶邪真香。

“老板吃饭了!”

思考了一下小三爷在沙漠换衣服的时候,肯定不会去别的房间,当时黎簇的衣服也换了说不定还是小三爷帮换的(王盟:其实是我

交党费()

也太久不画画了这手真滴丑🙃

沙海邪真是人间绝色

偷跑个初中校服的狼樱预告!
我家可爱的公主樱;东东
被公主说又娘又帅的小狼:我
后期&摄影:Kark
两位烈日下的后勤小天使:工藤侑希 后勤界吴彦祖

然而只有我一个人玩lof(-ι_- )

用圣徒3摸了个莱耶斯=͟͟͞͞( °∀° )

画完了才发现用的纸比平时的小好多…难怪不顺手,我好菜啊(-ι_- )私心打个76R

R:“你在玩蛇呢?”

说到心塞的歌词果然还是心拍数,即使听了很多年


『我的心脏,在一分钟之内。』


『会喊出70次的,「我还活着」。』


『但是和你在一起时,会稍微加快脚步。』


『喊出110次的,「我爱你」。』


I loved you from the start 上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I' ve had just enough time.』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天气相当好,更好的还有花京院的心情,难得boss给放假,那个整天只会面包面包、木大木大、不做人的boss,让人怀疑如果他的秘书要是不在,木大集团就会破产。

半个月前,十九世纪欧洲宫殿般豪华的木大集团顶层,一声『JOJO!!!!!我不做人啦!!』后紧接着传来的『乔斯塔那群面包!!!』。

对此早习以为常,可突发状况还是吓得正在专心打游戏的花京院抖掉了手柄,刚捡起来重新打,秘书达比直接『bong』地推开门,直接通知了花京院给了个大长假,“啪”手柄又掉了一次。

说真的花京院挺害怕被开除,又不想被开除,挺矛盾的不是吗?这也是有原因的。

毕竟只会打打游戏编编程,大学修的课程是还记得没错,不过跟职位的需求没关系,工资却可观到不行,一份工作质量和工资完全不挂钩的职位,Dior秘密培养的商业间谍,人选都是亲自物色的,带他回来之后稍微教了些相关知识,就一直晾着。

不愿意被请辞的原因也有,工作期间特清闲,打游戏也不会有人管,少有的工作也只是把手写的资料打入电脑,有单独的办公室,能镇住父母的逼迫,还能在亲戚面前有头有脸,何乐不为?

只是每天都能准时准点下班的花京院,不明白为什么同事们的眼神都不太友好,一向都没有朋友的花京院表示对此无所谓。

花京院进木大集团真的只是一个偶然到不行的偶然,被家人说了『都三十几岁了,还连工作都没有,只会打游戏你到底还有什么用。』之后,赌气去机场随便买了张机票就离开了。

估计运气值这种东西对花京院来说只有打游戏的时候会有效,就这么一随机就随机到了埃及,而且还遇到了一个内穿死库水、外穿开裆裤却长得很帅的变态。身材也相当结实——至少对比花京院的来说相当结实,作为一个游戏宅,花京院十分在乎自己的身材和眼睛,但毕竟打了十几年游戏,稍微有点近视,不影响日常生活就好了。

做我的面包吧!!!那个中二晚期、风吹裤裆蛋蛋凉、不穿内裤好凉爽的变态这么说着。

我的妈变态啊我再也不离家出走了妈妈救我,这么想着还心嫌体正的跟着走了,之后就是出现在了这里。哦不是海滩,这是放假的事了。

正是入夏时,海滩人有点多,主要是天气不错,憋了个把月的人们赶紧脱下束缚的外壳,拉上心爱的人一股脑的往海里冲,叫嚣着自由和解脱,让海水取悦自己。

勾完最后一笔,正在回忆近几天哪里有游戏展,“海星画的很棒”一个低沉的男声在身后响起。

刘海吓得都直了起来,是个优质的外国人,即使在扎堆的帅哥里也很显眼,穿的很严实,白色很适合他,身材很高挑,和boss一样,嗯,包括品位。

这么穿不热吗?就不怕捂出痱子?想这么问来着,不过看了看也是长衣长裤的自己,折中的想了个别的回答。

“…谢谢,Noriaki。”花京院伸出手看向面前这位白衣帅哥。

“抱歉,吓到你了,我…”白衣帅哥好像反应不大,找茬的这家伙?

『♪』

“哦没关系的!抱歉,稍等有电话!”…boss的电话,让花京院赶紧回去。

听上去很紧急,难得有工作,赶紧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出了沙滩,留下了身后一脸憋屈,像小学生受罚一样,紧捏着帽檐的白衣帅哥。

“真是够了。”

花京院在接收到一大串的专业术语后,终于在大脑当机重启之前,顺出了boss想要表达的意思,虽然他肯定这个要求相当于让他在佐藤堇和不知名的水果之中选择后者,根本不可能。

“…综上所述,就是让我拿到乔瑟夫电脑里所有资料?恕我直言,乔瑟夫这个人虽然很二但聪明的很。退役要不说,就算能接近他,也不能保证你想要的在电脑里。而且以SPW的资产来说,就这么点绯闻要搞垮它,实在难办,何不如让西撒去?他和乔瑟夫是挚…”

“面包!!!哦…典明啊,培养了你那么久,是时候为我做出贡献了!这是一个表明你立场的机会,我相信你能做到的。我已经闻到了胜利硝烟的味道了啊,Noriaki。”

抱歉我只闻到了一股浓浓的中二味啊,穿着死库水开裆裤的变态。依旧心嫌口正的没有说出口,“…我还是觉得您应该去找西撒,别这么看着我我想吐…呼,好,我会尽力。”个屁。

“Already,去吧,Noriaki。”完美的180°旋转,可惜转椅下稳住身体的双腿出卖了他,腿长真任性。

木大集团有个传说,每到下班时,木大的外交部部长,意大利花花公子西撒·齐贝利。都有辆豪车准时准点接送,即使加班也会耐心十足的等待,哪怕再晚也不会离开,更不会进入公司来寻找,上车时间也总发生在一两秒之内,根本没有人见过车内的人。

传说总归是传说,久了就没有人再理会了,但能被称为传说总有它特别的槽点。某天我们的撩菜王子在上车时,弯腰捡起掉落在车旁的可乐,终于有人撇到了车上的人,SPW财阀的创建人Joseph。

很不幸,看到真相的是花京院,而这个基本没有朋友的家伙,也懒得去宣传。

木大集团被Dior压榨严重无聊难耐的员工们,抓到八卦赶紧散发,结果有关每天接西撒的人是个大帅哥的事,第二天来上班之前已传遍整个木大集团,当事人没有辩解和确认的意思。

人言可畏,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不靠谱。

从西撒有个有钱仗义,每天接送他的挚友,传着传着变成了西撒被专情的多金帅哥包养。

直接导致当月我们每天笑脸莹莹的花花公子,收起了自己撩妹的笑容,拒绝了同事们所有的聚会邀请,放弃了每天帅哥的接送,当起了新一代马路杀手是后话了。

“Cae~~~~sar!!!等等!你的下一句话是『你怎么穿那么正经?』”驾驶座上的乔瑟夫扭曲着身体,在相对于他自己的体型来说狭小的空间内,做出一个相当考验身体柔软性的动作。

西撒赶紧关上车门,一直以来以最快速度上车,并不是因为害怕被人知道乔瑟夫的存在,主要是这家伙中二病一直没好,糖和刀子吃了都不吐,属于极度晚期的那种。

“你怎么穿这么正经?”“看!”

“够了…平时不都是勒蛋的牛仔裤和短皮衣吗?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

“勒多了放开来透透气呗…好了停!别打我!!等等啊Caesar听我说话啊!! ”乔瑟夫依旧保持着别扭的姿势说话,语言却卖力的邀请着。“当然是为了约会啊,我的王子,帅吧?我这身西装可是专门为了今天定做的,怎么样?要不要在车上就来一炮?”

“不了,谢谢。还有手刹拉了没,等会儿踩着油门又诞生一个马路杀手,还是豪级别的。”“不会不会,放心吧。”起身给西撒来了个美国流氓式深吻,满足的开动了车,西撒又一次在和这个大熊孩子的交往中,感到深深的挫败感。

在累了一天的西撒强烈要求下,乔瑟夫策划已久的读作约会写作求婚吹了,仿佛看到狗耳朵下垂的西撒,也妥协的去了乔瑟夫家。

虽然西撒觉得对于这只大型熊孩子来说,熊这种生物更适合他,可惜霸道的熊到不会憋屈,想想还是作罢,正在开车的承太郎表示膝盖有点疼。

乔瑟夫家…准确的说应该是乔斯塔家。 小型的别墅,但装修细节很豪华,满是古欧洲建筑风格,第一次来的时候,西撒深深地感受到万恶的资本主义家带来的恶意。

这里住着四个人,乔瑟夫的双胞胎哥哥乔纳森,在大学当教授,和Dior老板有段耐人寻味的故事,据说是竹马级别,乔纳森很少提起Dior,倒是公司时常响起震耳欲聋的『JOJO我不做人啦!!』。

母亲二婚的弟弟承太郎,在修得海洋博士学位后,满世界的跑。以至于妻子在婚后第三年,毅然向这位多金帅哥提出离婚,并把女儿徐伦留给了承太郎,成功让世界上多了一个钻石王老五。

只要求得到一笔补偿款,承太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平日要到处跑,孩子都由乔纳森和女佣照顾,和身为父亲的他并不亲热,反观偶尔来一次的西撒和徐伦更熟,花花公子的主动攻略技能总是不分年龄。

西撒选择了继续解决手头上的工作,比如下次和SPW财阀外交舞会时的地点、装饰、食物,舞会的音乐。

每个细节都会影响到公司的名声,公司名声不好就,没人来买面包,没人买面包就没经费搞外交,搞不了外交就不能撩…啧,就不能扩大资产,不能扩大…

already,简单来说就是每个细节都不能放松警惕,哪怕是厕所的卫生。

『咔嗒』

“我回来了。”“哦!欢迎回来!”

客厅里的景色让承太郎表示,忘了带墨镜,眼睛有点疼。

“承太郎,吃了没?”乔瑟夫背对着大门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句,西撒和他一起窝在沙发里,让人眼睛疼的画面并不是因为这个。

“西撒来,啊…”乔瑟夫左手搭在西撒身后的沙发背上,捧着一盘五颜六色的水果盘,没过几十秒就整个从西撒身上趴过去,插起一块水果说着『我有姿势我自豪』的给意大利的金发帅哥投食。

直接无视秀恩爱的波纹夫夫走到鱼缸前,捞起两把饲料一颗一颗的丢,观察着它们进食。

“来,西撒…”“唔”

“啊…”“等等打字呢。”

“快点,啊…”“…啊”

FUCK…实在忍受不了这对夫夫,想起来当年他们相遇也太奇幻,初步建立的SPW财阀出现亏损,从没处理过这类问题的乔瑟夫,焦躁不安的坐在广场的喷泉边,拿着瓶可乐正往地上砸。那家伙喊着『乡巴佬你干嘛!!!』就冲了出来直接友情破颜拳。195的乔瑟夫对着金发小白脸毫不手软,出出茅庐一直有乔纳森保护的乔瑟夫,理所当然的败给混迹贫民窟多年的社会人,白长了一身健硕的肌肉和身高,不明真相的乔总恼羞成怒,抄起可乐瓶瞄准头上就要砸。

幸好乔纳森及时赶到,一招【波纹疾走】瞬间爆炸,完成双杀。

当天晚上就上了头条,两人一直到医院还在打,一大群记者围着医院,不停开发自己的脑洞,尝试拿到惊天的八卦资料,却没有一人往正常的角度思考。

『是否有情感纠纷?!是女人吗?还是男人?』『是乔总先闹事吗?!大晚上的为何乔总喝那么醉?果然是因为失恋了吗?对方是谁?』『木大集团的西撒·齐贝利不是人缘很好吗?请问…』

对于此事我没有任何回答,不过请大家先离开好吗?这里是医院请保持安静,至于你们询问的问题,过后我会让他们出来解释的,好吗?乔纳森一脸温柔的笑着,还提出了可以亲自将他们送回所属公司,对着脑洞大开的记者们也很温柔,女记者们当场就红了脸,一些男记者也不好追问,得到了答复也退出了脑洞大会。

剩下的记者多数都红着脸,一脸花痴的等着下文,和乔瑟夫是双胞胎的乔纳森相貌几乎一样,性格和气质却截然相反,平日像孩子一样多动症的乔瑟夫,哥哥则温柔沉稳。

和喜爱出入各样舞会、聚餐的弟弟不同,乔纳森就喜欢安静一人,不过听说乔纳森有少数几次的生气,恐怖的宛如世界末日,和现在温柔的人简直是两个人,爆发力十足。

听说其中一次是在小时候,现任木大集团CEO的Dior,怂恿小混混去教训乔瑟夫,正在上课的乔纳森听到水比特瓦根从操场传来流畅的解说,冲着Dior就是一套漂亮的【波纹疾走】教他做人,吓得Dior从此有了心理阴影,此后只要遇到有关乔斯塔家的事就会下意识的来一句『JOJO我不做人啦!!!』

这边的承太郎也终于忍受不住满客厅放闪光的波纹基佬,本来今天搭讪失败就有够难受的,回来徐伦也不在家,老头子还带着男朋友回来秀恩爱,回房去好吗谢谢你们(。

“喂,西撒,上次和你在一起的女人。看到她刚刚在你家门口来着,要不要回去看看,噢老头子我吃过了你看着办吧。”

“妈妈咪呀承太郎你不要胡说八道,哪有什么女人,还有不要女人女人的,对女士要尊…听我说话啊承太郎!!臭脾气!!”

我就是胡说八道你又能怎么样,回头正大光明的挑衅着小肚子火发不出的西撒。

好啊你等着瞧吧,风水轮流转。西撒放着只有乔瑟夫收不到的脑电波,同样以社会人的身份高傲的看向幼稚的海洋博士,再怎么傲也没他高就是。

是吗?我等着。

人活着,就喜欢作死,话不能乱说,更不能随便立flag。

被乔瑟夫用『反正徐伦也不在家,今天出去吃饭吧。』的理由,拖来给波纹基佬当电灯泡的他,发现西撒带了一个他肖想了…三天的人。

不短了,对于单箭头的人,简直度日如年,你看这不就三年了么。

花京院也没想到,会再遇到那个白衣帅哥,即使他可能脑子有问题。

本来只是想通过西撒认识乔瑟夫,虽说是没什么朋友,西撒是个例外,毕竟身为花花公子还兼职外交部部长,对人都很亲和。

起初花京院还认为西撒觉得有新同事,需要认识认识,之后发现两人的相性契合度高的不可思议,在公司不怎么交流的两人私底下实际上是要好到不行的挚友。

既然是挚友,理所当然的就知道乔瑟夫的存在,所以拜托了西撒想认识认识乔瑟夫,难得花京院不再闷着自己一人,西撒愉快的答应了,直接决定今晚上把男朋友约出来摆在一边,自己招待花京院。

西撒一直把花京院当成弟弟照顾,原本西撒也有弟弟,只是父亲离婚后把弟弟带走了,现在也没找到,他觉得如果自己有个弟弟,一定是花京院这样的,要是承太郎那样的就直接掐死好了。

“既然人到齐了我就重新介绍一下,这边是乔瑟夫,你认识的。”

“哟,你的下一…”ヽ(゜▽゜ )-

“闭 嘴 JO JO”

刚摆好姿势要秀智商的乔瑟夫被男朋友一个眼刀闭了嘴,而被点名的两个JOJO一起看了看西撒,承太郎发现不是叫自己后继续低头开始想等会儿怎么开口。

察觉到现在在场的有两位JOJO,花花公子清了清嗓子,以示接下来才是重点。

“这是我朋友,花京院典明。对面那个是承太郎,空条承太郎,乔瑟夫的弟弟。”

典明…Noriaki,名字很适合他。

Jotaro?很帅气嘛,很适合他。

“Noriaki是吗?上次的画很棒,抱歉那天吓到你了。”

花京院连忙摆摆手表示没关系,是我太入迷没注意周围。

“可以再画多几幅吗?我可以给你报酬,哦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

乔瑟夫看着气氛不太对,赶紧叫了中场休息,给西撒打了个眼色。两人拉着各自的弟弟回过身,打算和对方深入探讨探讨承太郎和花京院的关系,毕竟突然这么话多还紧张的承太郎很少见,一般只有面对徐伦和海星的时候,才会这样表现。

“典明?你认识他?”

“承太郎,你怎么认识他的?”

“嗯…算是吧,怎么了?”

“就是这么认识的。”

“没事,就是好奇,毕竟承太郎经常在海上,你不也经常在游戏厅里吗,怎么见面的?”

“Holy shit!!你到底明不明白我的意思啊承太郎!你当我傻啊!”

“嗯…总之就是这么认识的。”

“就是认识。”

波纹基佬战败,西撒抓住机会赶紧让花京院扩大交际范围,说有急事便带着乔瑟夫先离开了,花京院紧张的看着工作对象拽着西撒往外跑,乔瑟夫很不好对付啊,这么快就发觉了吗?那么只剩下承太郎和我了?

承太郎是他弟弟,那么也是SPW财阀的高层吧?转换一下攻略对象…也是可以的吧?

————————————————————————————————

可能有下或者中+下,照着大纲来说还有五分之三没写完。

之后就是开始撩妹啦,和基友看TVB发现的梗,现在应该还看不出来。

人物关系乱糟糟的看下面——

JOJO家大二三乔兄弟设定乔纳森>乔瑟夫>承太郎>徐伦,乔纳森为大学历史教授[37],乔瑟夫于SPW财阀创建人[37],承太郎是海洋博士[34],徐伦小学二年级[7]。

Dior为木大集团屌总(。[37],西撒是外交部部长[40],典明为木大集团麾下的商业间谍[33]。

乔西乔已经在一起的前提,乔迪乔是屌爷单箭头,大乔也不能说发现了也不能说没发现,友情以上爱情未满。

同居三十题——相拥而眠

一、相拥而眠

和往常不一样,今天花京院加班异常晚,想着反正承太郎也在出海,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徐伦也不在家,草草在公司叫了外卖随便解决了晚饭。

因为同事家里有急事,实在不方便找别的部门的人,正巧花京院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之一,多少了解一些,便被『花京院主任!爱人家里出了点急事可以帮我录入这些资料吗?』的拜托了,反正回去空无一人的房子比起在公司有一群人一起要寂寞,选择了后者的花京院在解决完晚饭后就开始了工作。

现在的花京院人缘挺好的,或者说相当好,基本每个同事都很喜欢他,温柔、知识渊博、感性、小有资产,最重要的还是未婚,对象不明。

年少时留下的伤疤并没有给现在的交际造成困扰,反倒许多人第一印象觉得这个有故事的人很好相处。

至于原因花京院自己也不明白,大概是从那场生死存亡中逃脱,多少都有点改变了吧,各种意义上,包括对承太郎的感情。

录入资料并没有占用太多时间,只是把现有的文件改成各种专业术语,输入电脑,最后将原文件放入公司的资料库。但是许多女性看见这位明显是优先结婚对象的优质帅哥,一个一个凑了上来,花京院明白她们的想法,也更理解了承太郎年轻时的感受,哪怕这群女士并没有“典明”“典明”的喊。

对于女士的求知欲,花京院尽量的满足了,比如脸上伤疤的来由,是很久以前的事,对于现在来说是无所谓没错,依旧不大愿意详谈的原因,是因为实在太中二,还不如让他安静的打游戏。

“我回来了。”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习惯性的对着客厅喊了一声,突然想起来什么,叹了口气小声的碎碎念着又没有人在我搞什么啊。

疲惫的把外套往沙发一扔,躺在上面小歇。

嘴里唱着《sharp of my heart》,这首歌花京院很喜欢,毕竟同一首歌没有谁能坚持听上十几年,每个单词都咬的很清晰,依旧沉稳的嗓音让人听着很舒服,空荡的客厅衬着高潮到结束,最后结束在花京院的哼唱之中。

让法皇在卧室拿了换洗的衣服,自己先去了浴室,回来的法皇有些不对劲,是因为白金也太久不在家的缘故吧,伸手摸向法皇的头摩挲,感受到自己的头上也像有只手在安慰自己。

“很孤单吧,感觉就像小时候一样,只有我和你。”

不是,白金他在。

“嗯?我知道啊,他们都在。”

他们回来了,在卧室。法皇再次发动脑电波,他和花京院之间有独特的联系,哪怕他不会说话。

说实话花京院吃了一惊,的确是承太郎的作风,应该很累了吧,不然平时肯定会在客厅坐着,承太郎骨子里是个温柔的人,这个他在很早以前就看出来了,不然也不会跟随他去那么远的地方。

“谢谢你,法皇。”陪伴我这么多年,只有你最了解。

嗯,我知道。

沐浴掉疲惫的花京院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爱人,对方确实很累,靠的那么近都没发觉。承太郎身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常年抽烟的后果,嘱咐过很多次让他少抽点也不听,偶尔会因为这个原因吵吵架。

实际上花京院很喜欢这个味道,握住承太郎的手放在唇边,在手心处轻吻了一下,十指相扣后躺在了承太郎旁边,感觉到床垫有重物,顺势转过去的承太郎手臂自然的搭上了花京院。

真是的,这么多年都改不掉啊,应该说,这么多年养成的吧。

简直像小孩子一样,就像听到花京院的吐槽,承太郎直接把腿也搭了上来,手臂用力搂了搂,刚好合适,大脑袋蹭蹭枕头又睡着了。

“晚安,Jotaro。”

————————————————————————————————

在码一篇很长的承花文,刚才因为没灵感去搜了同居三十题,觉得反正短期内也写不完就码了一题。

打算写完三十题,基本写甜吧,设定是离婚后才在一起的两人,因为很喜欢徐伦,觉得捡回来啊什么的设定实在有点醉,反正美国女性不会影响承太郎对花京院的感情。